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海的BK

 
 
 

日志

 
 

难忘的5.13之夜  

2014-05-13 13:46:59|  分类: 我的博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5.13之夜

难忘的5.13之夜 - 江海 - 江海的BK

 

        如果说1969年5月9日是我的生命转折点,那么69年的5月13日是我终身的难忘之夜。5月9日从上海彭浦车站开出的知青下乡专列经过四天四夜的开开停停于5月13下午到达黑龙江东部的富利屯车站。车过哈尔滨是夜间,5月的东北夜间犹如上海的冬夜,车上没有暖气,很多知青们都穿上了草绿色的棉袄,到了富利屯车站是13号下午三点左右,对大多数上海青年来说都是头回领受了东北的春寒和冷风。我们这列专车从哈尔滨开出到富利屯沿途停了十几次,一些大一点的车站都有知青下车,下车的知青都坐上卡车去了各自的师团。在沪的时我们只知是去二师前进团,在佳木斯最后一批去二师的知青走了后我们才知我们要去的地方是新组建的六师,在黑龙江的最东面抚远。富利屯车站是我们这趟专列的最后终点,最后下车的全是上海中专、技校及半工半读的知青们。一个领队手拿名册出现在我们面前,一个个点名换上有部隊番号的军卡,我校的十名分在六师红前进团二连,十几辆军卡载满最后一批列车上下来的知青翻过了二龙山,在黑色的夜幕下进了亘古荒原——三江平原,一个荒无人烟的丛林沼泽地域。
        车过二龙山,天全黑了,十几辆军卡满载着几百名十八九岁所谓的兵团战士向抚远方向进发,除了军卡前方的大灯把一条弯曲泥泞的公路照亮,黑暗中前方一串卡车的尾灯在黑幕上晃动,四周一片漆黑。不久车到了一个有一大片灯光的地方停了下来,好象是到了一个小镇,但又不像。除了小土屋还见到了不少帐篷,(后来才知道那是六师师部所在地)停的时间并不长,大约也就十几分钟,大家赴紧在黑暗中轻松,我们一起的十人换了一辆军卡,车将开之前,我们的卡车突然有一中年汉子爬了上来,借着灯光看那中年汉子穿着一身黑色的棉袄裤,红红的脸膛浓眉大眼,那张咀笑嘻嘻地张裂着,给人第一眼就是憨厚善良的北方汉子,看到大家有点纳闷,他乐和和地对我们讲,你们十位同学是去二连的吧,我就是二连的派来接你们的,也不作自我介绍就找空地坐下。大家对这个汉子问这问那,最关心的是二连在那还有多远,他的回答笑哈哈的:“不远了在100公里处,快了。”老实说我们是又冷又饿,只盼快点到,卡车在漆黑的夜空下也不知驰上了一条什么样的路,也见不着电线杆了。自那个老乡上来后,车越来越颠簸了速度也越来越慢,四周一片墨墨黑,还好天空中有时月牙儿会钻出黑云,这时我们会看到那坑坑洼洼的公路二边有小河,那随风摆动的草足比人高,仿佛黑色的波浪起伏。冰冷月辉照在密林黑色树干及诡异鬼魅般的丛林上,而不时有土坟和用树木做的墓碑在树林下边晃过,给人一种漆黑 恐怖 阴森 茫茫 寂静的感觉。只有卡车不断摇晃换挡的声音打破广夜的宁静。
        车就这样的摇晃时而激烈的上下振动,我们十人头顶黑天,坐在车箱板上人随车上下左右跳动,五脏六肺都快吐了出来,肋骨象散了架似的,后来我们才知我们是行驰在二抚路上,只是一条刚用堆土机和人工堆出来的“泥石路”。当时谁也没有表也不知几点了,又冷又饿,五月中旬的天气夜风吹来透心的凉。车稍微稳一点大家就不断地问那老乡“二连到了吗?”他的回答永远是一个调“快了快了,就前面”可前方却永远是漆黑世界。之后谁也不再问了,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那个老乡突然放大嗓门“同学们,快到了,看见前面的灯光了吗?我们快过95公里了,100公里就到二连了”被他一嚷,大伙顿时从疲惫中兴奋起来,随他手指点的前方张望。这时我注意到我们的卡车在一处密密的林子间穿过并拐了个弯,在高低不平的路旁看到被车灯照亮的一块路标有95二个阿拉伯数字,在树丛中有一间孤单单的木屋,没有灯光。在树林后面远处隐约有几处灯火,很炔我们的车就摇晃而过。在更远处仿佛是有灯光,但车七拐八拐又什么也看不见了。还有5公里,这不会有错,大家有点兴奋了,路似乎平稳了点,同学昌才掏岀了香烟,给其他六位男生发了烟,也给那老乡一颗,三位女同学也忙了起来,我们的随身行里年人基本上都是一个60公分的旅行袋,外加一个大的手提包,刚才由于人被颠的七晕八下,行里在那也顾不上,现在各自在黑暗中找自已的。
       就这区区5公里,大约也开了二十分钟,终于我们在前方的公路上发现有五六个人手提马灯在等候我们,车慢慢地停下,路边的石牌上有100的字样。车上的老乡告诉我们别下车他先跳下了车,我听见那些等候我们的人称呼他“毕连长”,他是二连的连长,我们的连长,大家面面相嘘。他们随后指挥卡车左拐下了公路,给车引路。我看见数百米外有十几盞马灯在晃动,在那晃动的灯光下人影或大或小,借着朦胧的月辉,黑黑的树林莽莽苍苍,莽苍下有二大二小四项軍用帐篷,发觉远方有许多在月光下显得很白的树杆,帐篷东南是一大片银色的草地反射着月光。1969年5月13日我们十人终于到“家”了,它拉开了我整十年别样的生活......。
 
                                                                                                                            江海 2014.5.13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